天下网  >   军事  >  正文

凛凛正义 字字泣血直面艺术与精神的双重震撼

评论

 争议声中,《祭侄文稿》在日本接受全世界书法爱好者的膜拜
凛凛正义 字字泣血 直面艺术与精神的双重震撼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维乾元元年,岁次戊戌九月庚午朔三日壬辰,第十三(“从父”涂去)叔银青光禄(脱“大”字)夫使持节、蒲州诸军事、蒲州刺史、上轻车都尉、丹杨县开国侯真卿,以清酌庶羞,祭于亡侄赠赞善大夫季明之灵。惟尔挺生,夙标幼德,宗庙瑚琏,阶庭兰玉,(“方凭积善”涂去)每慰人心,方期戬谷,何图逆贼闲衅,称兵犯顺,尔父竭诚,(“□制”涂去,改“被胁”再涂去)常山作郡。余时受命,亦在平原。仁兄爱我,(“恐”涂去)俾尔传言,尔既归止,爰开门。土门既开,凶威大蹙(“贼臣拥众不救”涂去)。贼臣不(“拥”涂去)救,孤城围逼,父(“擒”涂去)陷子死,巢倾卵覆。天不悔祸,谁为荼毒。念尔遘残,百身何赎。呜呼哀哉。吾承天泽,移牧河关。(“河东近”涂去)泉明比者,再陷常山,(“提”涂去)携尔首榇,及兹同还。(“亦自常山”涂去)抚念摧切,震悼心颜,方俟远日,(涂去二字不辨)卜(再涂一字亦不辨)尔(“尔之”涂去)幽宅(“相”涂去)魂而有知无嗟久客。呜呼哀哉。尚飨。

  《祭侄文稿》高清图,右为原文文字。(图片来源: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官网)

  1月15日,东京国立博物馆的“颜真卿:超越王羲之的名笔”特别展开幕,据现场专业人士透露,当日便有许多来自世界多地的专家学者赶赴观展,全球160多家媒体参与报道。

  东京国立博物馆是世界知名、历史悠久的博物馆,对于艺术爱好者而言,它的展览可谓有口皆碑,实为业界学习的楷模。本次大展规模和规格都极为难得,共有170多件展品。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,不仅借出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,还提供怀素《自叙帖》《小草千字文》和褚遂良《黄绢本兰亭序》等重要作品;而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也借出了《麻姑仙坛记》何绍基藏本等重要藏品。当然,更多展品来自日本,比如国宝级珍品智永墨迹《真草千字文》,以及大量唐宋孤本碑帖。

  展览主角颜真卿的墨迹、碑帖约有27件,除了上文提到的两件来自台北和香港,其余全部来自日本珍藏,其中包括刚刚在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中展出的颜真卿《自书告身帖》。

  而传闻中消失于二战的北宋李公麟真迹《五马图》的突然现身,以及多件苏黄米蔡“宋四家”重要书法作品的展出,也是吸引大量学者和艺术爱好者前往的原因。

  整个展览仅有一件作品可以拍照,那就是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巨幅唐玄宗《纪泰山铭》。

  从甲骨文,到清书法

  展览专业,为人称道

  1月16日展览正式对公众开放后,杭州中国美术学院的许多师生也在第一时间前往观展。

  记者连线了一位艺术人文学院的老师,请他介绍展厅的部分情况。

  据他透露,展览占据了东博平成馆二楼整整一层,分数个展厅,目前展览入口并不需要排队,展厅人流量适中,但依照日本观众的观展秩序与习惯,细看具体作品时需有序排队。

  展览从甲骨文开始说起,一直到清代书法结束,看完展览能对整个中国书法史有直观了解。在其中一个单元,还能了解到在日本被称为“三笔”的空海、嵯峨天皇、橘逸势这三位最著名的书法家是如何受到中国书法影响的。整个展览仅有一件作品可以拍照,那就是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巨幅唐太宗《纪泰山铭》。

  最受关注的《祭侄文稿》被单独陈列在一个展厅,周围用多块展板从多个角度详尽说明颜真卿的生平大事、一生足迹、家族构成等相关信息,并对《祭侄文稿》作品的内容、题跋等都进行了详细解读,还有视频讲述颜真卿的故事。

  《祭侄文稿》前有数位工作人员专门看护管理,观众需要短暂排队,且不被允许在作品前持续停留。

  现场可以感受到当地民众对中国书法的尊崇与赞叹,还有大量中国观众,多为年轻人,也有人带着孩子,教孩子一件件认知中国书法史上的重要作品。

  字字泣血,正义凛凛

  《兰亭》之后,惟此为高

  在中国书法史上,《祭侄文稿》有“天下第二行书”之称,而排在第一的王羲之《兰亭序》真迹早已失传。

  如今我们所见颜真卿的碑帖众多,然而,流传下来的真迹凤毛麟角,《祭侄文稿》便是仅存极少数的真迹之一,直至今日,仍以其1200多年前的面貌为世人带来深切的感动。

  近距离直面展柜中的真迹,行笔、涂抹连同颜真卿书写时的情绪起伏跃然纸上。

  安史之乱一战,颜氏一门死难三十余人。

  悲痛万分的颜真卿为侄子颜季明写下祭文草稿,即《祭侄文稿》,通篇使用一管微秃之笔,自首至尾,墨色黑灰浓枯,多有变化与删改,继而一气呵成。写到最后一行“呜呼哀哉”时,已然潦草无法自持,字字泣血。

  字如其人,《祭侄文稿》中所见颜氏一门的精神气节淋漓尽致,便是最好的观照。如宋代黄庭坚的评价:“鲁公祭季明文,文章字法皆能动人。”

  这也正是《祭侄文稿》担得起“天下第二行书”的原因之一。

  正如颜真卿研究权威专家朱关田先生在《颜真卿书法评传》中写到的:“颜真卿此文,正义凛凛,并不是一般祭悼的文章,所以有不忍卒读之感。其书法尤为奇绝,论者以为《兰亭》之后,惟此为高,故有‘天下第二行书’之誉。”

林梢青

 
【编辑:左盛丹】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天下网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天下网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邮箱:banquantt@em.92game.net

联系我们|hottx.net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统计代码